• 河南之行(一)

    2009-12-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fleurir-logs/76462717.html

         今天去东站买火车票,下周和艺艺去西安,西安是个好地方,我一直向往。今年十一假和爸妈一起自驾去了趟河南,哥哥开车。走日东,上兰南,然后连霍,爸爸还特地去诺基亚专卖店里下载了个GPS,可那GPS在高速上形同虚设,险些把我们拐到徐州。我们先去了登封,到了登封,GPS才总算发挥出它的作用来,把行李放在宾馆,就赶去少林寺,从登封市到少林寺的路上几乎全是武术学校,一个挨一个。少林寺里人挤得满满的,有人卖一种叫禅果的东西,其实就是野酸枣么,不过倒是挺好吃。从嵩山下来的时候忽然下雨了,我们正排队等索道,小摊贩抱着一沓沓的一次性雨衣卖,天黑了才下山,和几个从新密来的人一起吃饭,他们讲河南话,我连蒙带猜勉强能听懂那么几句,感觉和山东话挺像,挺像但就是听不懂。

         第二天一早我们走郑少洛高速去了洛阳,先是到龙门石窟。因为去得早,人也不是特别多,稍稍有些雾蒙蒙的,却使山河相溶,悬崖石壁,直落河中,虽无仙境之意,却雍容大气,让人动容,不禁想起昔日洛阳城,一国之都的气度仿佛皆包在这一山一水中,而世事沧桑,却非山水能明了,然山石静默千万年,与大地同脉动,宇宙同呼吸,其情愫又岂是世人能揣度。那大大小小,历朝历代的佛像溶于山石,共同成为这山石精神的一部分,或说这山石也沉淀于佛像中,向世人诠释着佛教深邃之义理。历经风雨,佛像安坐于此,这矗立千年的形象里浸糅的是古人的一锤一刀,虔心诚意。魏晋的秀骨清像,大唐之丰腴劲简,是给自然打上的时代印记。我对雕塑的力量向来崇拜不已,自从去首都博物馆看过古希腊雕塑展之后,我便深深领略到图片上的雕塑和三维空间中的雕塑之间有多么的不同,雕塑的力量,能直指人心,而这些赋予石头以灵性的人,又怎能不让人敬佩,可惜中国古代不同于古希腊,姓名和经历也径随他们做出的石像一起沉默了。

         我曾一直以为自己更喜欢唐朝的大气,至少看图片的时候是这样。但真的站在它面前了,又真体会到,各有各的魅力,竟更偏爱魏晋了。开凿于北魏的宾阳洞是除却奉先寺最为打动我的,龙门石窟中最大的奉先寺更不必说了,看过前先大大小小的石窟,听着导游喊着龙门最大的窟还在前面,也不知道走了多远,见石梯开阔了,高耸了,隐约想,爬上这阶梯,就是了吧,于是一蹬一蹬登上去,突然间视界打开了,巨大的卢舍那大佛从我的眼睛直冲进脑海,脑袋竟像炸开一般,炸的眼泪直流,我曾不知多少次的,在多少书本上看过他啊……文字和图片被活生生的实在击碎,这实在之究竟又是什么。我在他面前,我在他之中,我面对这河水滔滔;我在人群里,人群在他之中,在我们面前的是水流不息……

         雾气渐渐消散,人也渐渐多起来,大多是导游带着旅游团,我们几个也没找导游,跟在人少的团后面,也能听个大概,有一组日本学生来临摹龙门二十品,平常的游客倒是不能进去。

         魏晋的造像面容较之唐代更为和气,平易近人。看的人也喜滋滋的。

         离开龙门,我们便去了洛阳市里,路过关林,但没去游览,就之奔白马寺去了,龙门在洛阳市东南,白马寺在东北。从市里去还要上一段只跑五分钟的高速,下高速不久就到了,我们在寺院对面的小餐馆里吃了午饭,路边小店尽是卖唐三彩的,我看中了一匹马,但没买。吃完饭,又洗了车,我们便去了,阳光好的很,人也不多,大概因为正当正午,旅游团也都吃饭去了吧。有几个男孩女孩在白马寺前那石马上合影,虽说是中国第一座佛刹,但建筑还是以明清居多,也有现代修建的,因为游客不多,少了噪杂喧闹,难得清净,古树安静的守护在庙宇边,又有阳光透下,点点撒在红色砖墙上。据说寺院东南有座齐云塔,始建于五代,金代时重修,算是保存较完整的古建筑了,但我们去的时候,正巧维修,工作人员说可以在附近看看,但无法登塔,爸爸和哥哥说想休息,我和妈妈去了,齐云塔在齐云塔院内,齐云塔院是个尼姑庵,从白马寺过去要走一座天桥,大概因为齐云塔在维修,齐云塔院几乎没有人,连尼姑也没见得,院里不大,绕了一圈就返回了,忽在丛丛树木中看见一处不大的土丘,绕到前面一看竟是狄仁杰之墓,破旧的小亭子下面立着三块石碑,几支香插在香炉里,妈妈说她敬佩狄公,便拉着我向他鞠了三个躬。

         白马寺西有个现代修建的印度殿和泰国殿,没有建好,印度殿诺大的厅里只有一尊从印度请来的释迦牟尼像,关于佛像我最喜欢的还是印度样式,尤其以键托罗和笈多时期的造像最为吸引人,柬埔寨吴哥窟的大佛头也实为震撼,希望有缘能去看看。

         原本只想说今天去火车站买票去西安,却又想到河南,倒是从河南回来后也一直没写过什么,今天就姑且先罗嗦至此,之后去洛阳市博物馆,小浪底,古墓博物馆,又在回程路上去了济宁曲阜孔府,并应爸爸朋友力邀到汶上县大宝相寺参拜佛牙舍利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龙门石窟奉先寺卢舍那大佛

     

    导游介绍的时候,说她有东方维纳斯之称,可惜面容被毁了。

     

    白马寺清凉台,一个僧人向外望去,很有意思

     

     

    少林寺塔林,夕阳下,很漂亮

     

     

    白马寺钟楼

     

    印度殿,里面的佛像不让拍照,爸爸用手机拍了,却不清楚。

    印度殿大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