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使的对话——柏林苍穹下(Der Himmel uber Berlin)

    2009-11-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fleurir-logs/76462731.html

            

                       Der Himmel uber Berlin

                    大概还是大二的时候,小强让我帮她买碟,买了《柏林苍穹下》、《撒玛利亚的女孩》、《弓》还有《穆赫兰道》,在给她之前,我便自个看了,每部都令我记忆由深,尤其是《柏林苍穹下》,把它拷到电脑上,却没有字幕。(还有一本杜拉斯的小说——《直布罗陀的水手》,那是我第一次看她的小说,觉得实在过于罗嗦,以至让我最终对它失去耐心,没有看完就给了小强,然而这部未看完的小说却经过时间的重重关卡,鲜活的存在于我的记忆里,让我不得不承认这种杜拉斯式的喃喃呓语最终慢慢渗透进脑海,她的文字如同图像,我于是反反复复的猜测,那个在海岸边晃来晃去的男人和那个游艇上女人,他们怎样了呢,在夜晚,他们依然跳舞到天亮?但我仍没有决定去买下来,只是又看了《塔吉尼亚的小马》和《街心花园》。现在,我却只能记得那个游艇上的女人……)

        前几天去黑吧,又看到《柏林苍穹下》,于是买下来,又看了一遍。两个天使或是坐在高级跑车里念着各自笔记本上的记录,或是绕着柏林墙走来走去, 或是在地铁,或是在马路上,或是在马戏团……他们听着人类心里细微的叹息,而后坐在金色天使像上,感慨风云变化沧海桑田。我想他们倒不像天使,却像两个多愁善感的诗人,不过谁说天使不能多愁善感,谁说天使不能是诗人呢。每次听这零零碎碎的絮语,都会让我感动,寻找波兹坦广场的年老的作家,在街上玩耍的小孩子,地铁里失意的男人,中年女人,出车祸的男人,自杀的男人,在他坠楼的时候,Cassiel那声撕心裂肺般的“Nein!!”震得我眼泪都要流出来。忽然间竟觉得他们似乎就在我身边,双手扶着我的肩膀,“瞧,她在看一部关于天使的电影……”于是他们便笑了,瞧,人生是一部多么可爱的电影啊。

        

     

    CassielDamiel在柏林墙边的对话)

    Cassiel:“你还记得,我们初次来这儿的情景吗?”

    Damiel:“历史还未开始,我们看着白天与黑夜在身边匆匆走过,我们在等待……河流发现自身的河床,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停滞的河流开始奔腾不息,遂成为原始的流域。

    有一天,我还记得,冰河融化了,流冰飘向北方,树影掩映在水面上,依旧碧绿,只留下一窝空空的鸟巢。时光荏苒,只有鱼翔浅底。”

    Cassiel:“后来,两只雄禽在岸边吵闹不息。一团苍蝇,还有树杈样的鹿角随流而下,春风吹又生的是那离离的绿草,它覆盖在野猫、野猪、野牛的尸体上。

    你是否记得,某个清晨,那热带大草原上,郁郁葱葱一望无际,出现了一头我们盼望良久的两足动物,它发出了第一声喊叫,那是‘啊’或是‘哦’,要么仅仅是一声低吟?我们终于能够第一次放声大笑,通过此人的呼喊,对追随者的召唤,我们学会说话。”

    Damiel:“一个漫长的故事,空中有太阳、闪电,还有雷鸣。而地上,有家庭,有雀跃,有圆舞,有征兆,有文字。然后,他们其中之一突破包围,勇往直前,只要他一直向前,突然因喜悦转过头来,他似乎沉浸在自由中,我们可以和他放声大笑。但是突然,他跑进了一条蜿蜒曲折的路,上面满是坑坑洼洼的石头,随着他的抗争,又一个故事开始了——‘战争的故事’,它还在继续。”

    Cassiel:“但是第一个故事,关于青草、太阳、雀跃、呼喊的那个,也仍在继续着。你还记得那天,公路建成了,第二天看见了拿破仑的撤退,然后再铺设路面吗?今天它被青草覆盖,像罗马时代的道路那样踪迹全无,上面的车辙也是如此。”

    Damiel:“但我们不是旁观者,我们一直身在其中。”

    Cassiel:“你真的想……”

    Damiel:“是的,为我征服一段历史,永恒的时光历练了我,我想要改变,留住那一瞥,短暂的呼喊,强烈的气味。我漂泊在外太久了,实在太久了,远离尘世太久了,让我身处这个世界吧,哪怕手中握只苹果。

    瞧,那几片羽毛;

    瞧,已经消失在水面上;

    瞧,轮胎在沥青路上留下印记;

    燃烧的烟蒂滚动着。

    原始的河流业已干涸,如今只留下片片的污水坑,

    慢点毁灭这个世界吧……”

     

      

     

     

     

                  

     


    评论

  • 你不止一次的提及这部电影呢~~看的我的心也痒痒的额~
    回复Aureola说:
    呵呵 那就看看嘛 痒痒啥呢
    今天看《小活佛》 很喜欢 就是卡的厉害
    最近泪腺似乎很发达
    看《布达拉宫》的时候也是
    听欢乐颂的时候简直流泪不止……
    这段对话是边看边抄的,不知咋的眼泪就出来了
    00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