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乐颂(An die Freude)——席勒

    2009-11-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fleurir-logs/76462732.html

    欢乐颂 An die Freude

                     ——席勒

    欢乐啊,美丽的神奇的火花,
    极乐世界的仙姑,
    天女啊,我们如醉如狂,
    踏进你神圣的天府。
    为时尚无情地分割的一切,
    你的魔力会把它们重新连结;
    只要在你温柔的羽翼之下,
    一切的人们都成为兄弟。

    合唱

    万民啊!拥抱在一处,
    和全世界的人接吻!
    弟兄们—在上界的天庭,
    一定有天父住在那里。

    谁有那种极大的造化,
    能和一位友人友爱相处,
    谁能获得一位温柔的女性,
    让他来一同欢呼!
    真的—在这世界之上
    只要有一位能称为知心!
    否则,让他去向隅暗泣,
    离开我们这个同盟。

    合唱

    居住在大集体中的众生,
    请尊重这共同的感情!
    她会把你们向星空率领,
    领你们去到冥冥的天庭。

    一切众生都从自然的
    乳房上吮吸欢乐;
    大家都尾随着她的芳踪,
    不论何人,不分善恶。
    欢乐赐给我们亲吻和葡萄
    以及刎颈之交的知已;
    连蛆虫也获得肉体的快感,
    更不用说上帝面前的天使。

    合唱

    万民啊,你们跪倒在地?
    世人啊,你们预感到造物主?
    谁向星空的上界找寻天父!
    他一定住在星空的天庭那里。

    欢乐就是坚强的发条,
    使永恒的自然循环不息。
    在世界的大钟里面,
    欢乐是推动齿轮的动力。
    她使蓓蕾开成鲜花,
    她使太阳照耀天空,
    望远镜看不到的天体,
    她使它们在空间转动。

    合唱

    弟兄们!请你们欢欢喜喜,
    在人生的旅程上前进,
    象行星在天空里运行,
    象英雄一样快乐地走向胜利。

    从真理的光芒四射的镜面上,
    欢乐对着探求者含笑相迎。
    她给他指点殉教者的道路,
    领他到美德的险峻的山顶。
    在阳光闪烁的信仰的山头,
    可以看到欢乐的大旗飘动,
    就是从裂开的棺材缝里,
    也见到她站在天使的合唱队中。

    合唱

    万民啊!请勇敢地容忍!
    为了更好的世界容忍!
    在那边上界的天庭,
    伟大的神将会酬报我们。

    我们无法报答神灵;
    能和神一样快乐就行。
    不要计较贫穷和愁闷,
    要和快乐的人一同欢欣,
    应该忘记怨恨和复仇,
    对于死敌要加以宽恕。
    不要让他哭出了泪珠,
    不要让他因后悔而受苦。

    合唱

    把我们的帐薄全部烧光!
    和全世界的人进行和解!
    弟兄们—在星空的上界,
    神担任审判,也象我们这样。

    欢乐从酒杯中涌了出来;
    饮了这金色的葡萄汁液,
    吃人的 人也变成温柔,
    失望的人也添了勇气—
    弟兄们,在巡酒的时光,
    请离开你们的座位,
    让酒泡向着天空飞溅;
    对善良的神灵举起酒杯。

    合唱

    把这杯酒奉献给善良的神灵,
    在星空上界的神灵,
    昨辰的合唱歌颂的神灵,
    天使的颂诗赞美的神灵!

    在沉重的痛苦中要拿出勇气,
    对于流泪的无辜者要加以援手,
    已经发出的誓言要永远坚守,
    要实事求是地对待敌人和朋友,
    在国王的驾前要保持男子的尊严,--
    弟兄们,生命财产不足置惜—
    让有功绩的人戴上花冠,
    让欺瞒之徒趋于毁灭!

    合唱

    我们要巩固这神圣的团体,
    凭着这金色的美酒起誓,
    对这盟约要永守忠实,
    请对星空的审判者起誓!

    (钱春绮译)

     

    德文原版
    Beethoven:
    O Freunde, nicht diese Töne!
    Sondern laßt uns angenehmere: anstimmen
    und freudenvollere.
    Schiller:
    Freude, schöner Götterfunken
    Tochter aus Elysium,
    Wir betreten feuertrunken,
    Himmlische, dein Heiligtum!
    Deine Zauber binden wieder
    Was die Mode streng geteilt;
    Alle Menschen werden Brüder,
    (Schiller: Was der Mode Schwert geteilt;
    Bettler werden Fürstenbrüder,)
    Wo dein sanfter Flügel weilt.
    合唱團:
    Seid umschlungen, Millionen!
    Diesen Kuss der ganzen Welt!
    Brüder - über'm Sternenzelt
    Muss ein lieber Vater wohnen.
    Ihr stürzt nieder, Millionen?
    Ahnest du den Schöpfer, Welt?
    Such' ihn über'm Sternenzelt!
    Über Sternen muss er wohnen.
    Wem der große Wurf gelungen,
    Eines Freundes Freund zu sein;
    Wer ein holdes Weib errungen,
    Mische seinen Jubel ein!
    Ja, wer auch nur eine Seele
    Sein nennt auf dem Erdenrund!
    Und wer's nie gekonnt, der stehle
    Weinend sich aus diesem Bund!
    Freude trinken alle Wesen
    An den Brüsten der Natur;
    Alle Guten, alle Bösen
    Folgen ihrer Rosenspur.
    Küsse gab sie uns und Reben,
    Einen Freund, geprüft im Tod;
    Wollust ward dem Wurm gegeben,
    Und der Cherub steht vor Gott.
    Froh, wie seine Sonnen fliegen
    Durch des Himmels prächt'gen Plan,
    Laufet, Brüder, eure Bahn,
    Freudig, wie ein Held zum Siegen.
    Seid umschlungen, Millionen!
    Diesen Kuss der ganzen Welt!
    Brüder, über'm Sternenzelt
    Muss ein lieber Vater wohnen.
    Ihr stürzt nieder, Millionen?
    Ahnest du den Schöpfer, Welt?
    Such' ihn über'm Sternenzelt!
    Über Sternen muss er wohnen.
    最後重複朗誦這些句子:
    Seid umschlungen, Millionen!
    Diesen Kuss der ganzen Welt!
    Brüder, über'm Sternenzelt
    Muss ein lieber Vater wohnen.
    Seid umschlungen,
    Diesen Kuss der ganzen Welt!
    Freude, schöner Götterfunken
    Tochter aus Elysium,
    Freude, schöner Götterfunken.
     
    中文翻譯
    貝多芬
    啊!朋友,不要這些調調。
    還是讓我們的歌聲
    匯合成歡樂的合唱吧!
    席勒
    歡樂,諸神的美麗火花
    樂土的女兒,
    神聖的,我們醉於熱火,
    踏足你的聖所!
    你的魔力再連結着
    被諸習俗嚴勵地分隔者
    全人類在你溫柔的翅膀下
    皆成兄弟。
    合唱
    接受擁抱罷,萬民!
    這一吻送給全世界!
    兄弟,在這星拱之上
    必有一慈父居住。
    誰能有大幸
    成為他朋友的一個朋友,
    誰能贏得可愛女伴,
    將他的喜樂加入!
    是,任何有一
    可稱作是他自已的靈魂的人!
    不能者,必偷偷
    哭着離開這群人!
    在這美麗大地上
    普世眾生共歡樂;
    一切人們不論善惡
    都蒙自然賜恩澤。
    它給我們愛情美酒,
    同生共死好朋友;
    它讓眾生共享歡樂
    天使也高聲同唱歌。
    歡樂,好像太陽運行
    在那壯麗的天空。
    朋友,勇敢的前進,
    歡樂,好像英雄上戰場。
    億萬人民團結起來!
    大家相親又相愛!
    朋友們,在那天空上,
    仁愛的上帝看顧我們。
    億萬人民虔誠禮拜,
    敬拜慈愛的上帝。
    啊,越過星空尋找他,
    上帝就在那天空上。

     

         席勒(1759—1805),出身医学家庭,是和歌德齐名的德国启蒙文学家。他被敬为“伟大的天才般的诗人”,“真善美”巨人,“德国的莎士比亚”。在他自己眼中,他则是“不臣服于任何王侯的世界公民”。

        《欢乐颂》(AndieFreude)是席勒1785年夏天在莱比锡写的,那时他创作的戏剧《强盗》和《阴谋与爱情》获得巨大成功。恩格斯称《强盗》是“歌颂一个向全社会公开宣战的豪侠的青年”,《阴谋与爱情》则是“德国第一个具有政治倾向的戏剧”。然而,当时的席勒受到欧根公爵的迫害出逃在外,身无分文,负债累累,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正在席勒走投无路的时候,莱比锡4个素不相识的年轻人仰慕席勒的才华,写信邀请他到莱比锡去,路费由他们承担。席勒接到信后立即从曼海姆出发,不顾旅途困顿和身体虚弱,走了8天来到莱比锡,受到4位陌生朋友的热情欢迎和无微不至的招待。《欢乐颂》就是在席勒感受了这种雪中送炭的温暖后,以万分感激的心情写出来的。

        歌颂人间欢乐 宣扬博爱理想

        这首诗采用了当时流行的颂歌体。这种题材源自古希腊诗人品达,很早就被运用于德国诗人的创作中,一直到19世纪著名的颂歌诗人贺德林。德国启蒙运动时期最有名的颂歌体诗人是克洛普施笃克。此人一改启蒙运动诗歌干瘪说教的风格,写的颂歌热情洋溢,神圣崇高,深受当时青年人的喜爱。歌颂欢乐这个题材的诗,在席勒以前也有人写过。德国的阿那克里翁诗派(也称作洛克克)的哈格唐就写过同名诗《欢乐颂》。但这两首《欢乐颂》不一样:哈格唐歌颂的是现世的快乐,席勒歌颂的则是从人间高尚的感情升华成一种与神为伍的欢乐。席勒《欢乐颂》的诗风受克洛普施笃克的影响,具有庄严崇高的韵律,而哈格唐的《欢乐颂》虽也带着严肃的调子歌唱欢乐,但是诗中带有讽刺和针砭。

    席勒在他的《欢乐颂》中歌颂的欢乐,先是歌颂他受友谊感动后产生的具体欢乐,后来他把这种具体的欢乐人格化,使欢乐拥有了普遍性,进而引申出他对自由、平等、博爱理想的追求,特别是对博爱的歌颂。“你温柔的翅膀飞到哪里,哪里的人们都结成兄弟。”

        席勒在他的《欢乐颂》里还反映了康德“星云说”的自然观和当时盛行的“泛神论”宗教观。这些当时堪称先进的思想在这首长诗中可以读到。在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终曲乐章中,男高音领唱的原文歌词中是:“像那恒星飞奔在那瑰丽的太空”,这透露出康德“星云说”的宇宙观,遗憾的是我国演唱的歌词是“……好像那太阳/运行在那壮丽的天空上”。译者疏忽了原文的dieSonnen是复数,一个太阳是太阳系的空间概念,多个太阳就是指扩大到银河系的宇宙概念。

        仅从第九交响曲的译文理解整个《欢乐颂》远远不够

        1959年,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在中国首演,《欢乐颂》由此广为人知。贝多芬创作第九交响曲冲破过去的传统,在第四乐章引进了人声。他在这个作为终曲的乐章中采用席勒《欢乐颂》里的部分诗节作歌词,谱写了齐唱、合唱、四重唱和男高音独唱(领唱)。这些声乐曲和管弦乐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庄严崇高、雄伟瑰丽的交响乐章。1786年,《欢乐颂》在席勒自编的杂志《塔莉亚》上首次发表,感动了许多德国人。贝多芬当时l6岁,是否读过此诗,尚不得而知。但有文献表明,青年贝多芬在波恩时代曾声称要把《欢乐颂》全部诗节配上乐曲。但是,贝多芬在第九交响曲终曲的合唱乐章中仅仅采用席勒《欢乐颂》中的部分诗节。从诗的总体看,贝多芬挑选得十分精当。

        虽然只有6段,但这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概括全诗内涵的作用。但从乐章使用诗节的数量看,不到《欢乐颂》全诗的1/3。所以要通过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终曲的歌词来了解诗人席勒和他的《欢乐颂》远远不够。

        再有,对我国读者来说,对《欢乐颂》的了解是通过中文翻译得到的。但译文与原文存在着差距,通过中文译文来理解《欢乐颂》会大打折扣。我国演出第九交响曲终曲的合唱部分通常用的是歌曲翻译家邓易映的中文译文。应该说,与原诗相比,这位翻译家的译文做到了精神上相符。译文基本表达了原诗歌颂欢乐的本意和宣扬人类博爱理想的用意。

        (作者简介:严宝瑜先生今年81岁,北京大学教授,德国文学研究专家,46年前就曾翻译过席勒的《欢乐颂》,也是中国较早接触贝多芬的人之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就是大姐:

    借您宝地申冤。谢谢 如不妥,请删掉就是。

    兰心关了评论,我总是要为自己说两句的。对于那个粗俗的满嘴污言秽语的兰心,我无话可说。但是我可不想被她乱戴帽子。她被何方神圣骂得狗血淋头,不关我的事。我这人听见脏话就犯恶心更说不来。她倒是说的真的很溜。她是心理咨询师?让人怀疑是否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