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fleurir-logs/76462816.html

    多少次,风吹过了皑皑雪山,门吱呀呀的和着唱,林中的仙子却收起往日的歌声,明年再见吧!

    我看到了,云彩像层薄雾围绕在山边,月亮追着太阳跑。

    可是,被星星打散。

    我总是忧郁,像这个惨淡的冬日,厚厚的云层占领高地,空中爆出战争的宣言。

    直到大地垂头丧气的摇着投降的白旗。

    我那形影不离的矮脚马,竟也染上同样的毛病。

    耷拉着那颗头颅,做了冰雪女王的逃兵。

    我向往山林,好客的精灵。

    如今大门紧紧关闭。

    还有什么能比这冬日更加消磨意志,只有炉火噼里啪啦,喊着自己也不懂的话。

    我这懒散的骨头,只为嗅一下春天的泥土,便把自己百无聊赖的塞进摇椅。

    那口喝醉了酒的老钟,每呻吟一次都不忘晃着那几乎折段的腰。

    感谢这老家伙,让我记起自己还活着。

    我瞪着黑色的窗子,嘿,白松正和狂风打仗。

    不知第二天,又添上多少残兵败将。

    我不愿和那些花儿打交道,花蕊里的精灵总是忙着编织她们的新衣裳。

    我这老骨头,被叫嚣的风挑拨的咯吱咯吱的响。

    不记得有多少次,我曾带着它奔入战场。

    又有多少次,在激烈的厮杀中拎回野兔和山羊。

    如今岁月让它败下阵来,而它那老对手,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张狂。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krishna 2008-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