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2009-05-2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fleurir-logs/76462874.html

        昨天晚上铜版和石版通宵印画,我没纸,没事做。在圆厅睡了会儿,虽然铺了垫子,长凳还是太硬,有蚊子,关着灯也睡不着,木版和丝网没人,黑乎乎一片。我第一次在地下室通宵,以前听上几届的学长说晚上地下室闹鬼的故事,虽说圆厅阴森,但现在也不觉得害怕,前几天和疯哥在圆厅请笔仙,诺大的厅里摆了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虽是很有恐怖片的氛围,但我俩愣是没请来,疯哥不信邪,倒是怕黑,大一那会儿和嬛嬛请笔仙,非说是嬛嬛拉他走,嬛嬛说他阳气重,大一的时候嬛嬛几乎和班里每个人都玩过,大多都半信半疑。前几天我们在铜版工作室外的长凳上聊天,勇哥讲发生在他们家乡的灵异故事,勇哥家在湘西,依山傍水,他说曾在很小的时候和父母上山,母亲险些被鬼附身,当时隐隐约约的看到有个半透明的影子向他们飘来,这大概是最让他印象深刻的一次。还说他家旁边有个池塘,有个女人洗衣服的时候淹死在湖里,之后便常常出事,小美也曾给我讲过一个水鬼找替身的故事,说是几个人去河里游泳,其中一个突然感到河里有人拉他的腿,他喊人,四五个男人拉他也拉不动,最终竟被活生生的拉到河里,这个故事同耿超告诉我的如出一辙。聊了一会儿,向剑从石版逛过来,讲起他曾经请笔仙的事,又说他们那里曾有人请镜仙,结果疯了,大一的时候看过一本灵异手册,讲的尽是各种请仙游戏,请镜仙是其中级别较高的一种,我们让疯哥自己晚上去圆厅请镜仙,疯哥不干,只是非要拉我请笔仙不可,喊了半天也喊不来,他倒是一本正经,我总是笑,向剑和李艺在边上看着,向剑一言不发,直勾勾的看着我俩,好像鬼上身似的。

         早上七点多回到宿舍,倒头就睡,直到一点多才醒,急急忙忙赶到学校,买了纸,印了画,送去装裱。晚上收拾了桌子和柜子,疯哥还在修版,勇哥还要通宵,大圣也终于要印了,龙兄的框子已经装好了,看起来效果蛮不错。

     

     

     

    分享到:

    评论

  • 哎    木版的传统没拉
    回复根根说:
    是说通宵吗?这个传统早没了
    你还做木口吗?
    0000-00-00 00:00:00
  • 那时候请笔仙,总是请到自称神啊天使的~~~跟我搭档的人很惊讶的说她们在学校更多请到恶魔什么的~~~呵呵~~我很久没请过笔仙了....很久没听灵异故事了....也很久没人叫我起床了....唉唉...也还蛮怀念的说~~
    回复Aureola说:
    最近才发现我们同学都有一大堆的故事
    00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