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2009-05-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fleurir-logs/76462878.html

        印了一天画,早上去熬浆糊,差点把锅烧了,浆了几块纱布。龙兄的画快印好了,勇哥还在修版,疯哥帮李艺套色,黄小姐也接近尾声。大圣不知道在搞些什么,今年很多人做装置,木版搞的一个比一个大。李艺印的几乎神经崩溃,和疯子掐来掐去。

        吃完晚饭看见霍老师和十多个学生把一个茶桌抬到地下室门前,茶桌是用树根做的,桌面上刻着一尊大肚弥勒佛像,虽然不大精致,看起来倒也价格不菲,国画系的同学刚走,我们几个便坐过去聊天,咪咪晃荡着过来,咪咪是只野猫,天天懒洋洋的,偶尔在国画系混,偶尔跑到版画系觅食,但大多时间都是歪在后面草地上睡觉。龙兄给它挠痒,把它挠睡了,树上不知谁养的鸟,一个劲儿的叫。

        晚上一起坐公交,在车上戳来戳去,差点坐过站。

    分享到:

    评论

  • 每一天都很珍惜的过呢~~~
    回复Aureola说:
    汗……是每一天都很疯狂的过,昨天我们几个集体通宵,他们印画,我在圆厅睡觉
    00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