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turday April 4,2009

    2009-04-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fleurir-logs/76462943.html

         今天在画室呆了一天,听了一天的维京金属,明明很欢快的曲子却听的我差点没哭出来,以前总觉得维京太躁,虽然喜欢它的旋律但受不了它的节奏,过于激烈,但最近我终于在一种安静的状态中接受了这种狂躁,越是躁越是静,甚至能在维京金属那种貌似让人窒息的鼓点中缓和的调整呼吸,我爱的金属和哥特!真想去德国听一场rammstein的live。越是沉重的越是轻快的,越是狂躁的越是安静的。    

         昨天在小妹吃饺子,一个姐姐坐在我对面,当我看到她的时候顿时有种奇特的感觉,端上饺子之后我给她倒了一碟醋,然后我们开始谈话,一发不可收。她学佛有十年左右,现在住在北京,也来天津住,国画系毕业,她的经历很传奇,最近在修地藏菩萨本愿经,她告诉我这是一个很殊胜的法门,而这两个月来发生在她自己身上的事也让她更加坚信。她给我讲了很多她所感应到的梦境。我们一起去了大悲院。

         今天发现大悲院门口人来人往的,叔叔说是清明,居然清明了,去店里买了一个银坠子,写着藏文的“OM”字,最近我那带了两年的白金十字架很神奇的掉了,只有链儿还在。前段时间在西开教堂买了一个写着祈祷文和十字架的指环,但每带上的时候总感觉有些怪异,现在它也老老实实的躺在我的圣母像面前了。

          晚上去地下室做版,看了一会儿克里希那穆提的书。艺艺、妖怪、筠姐和大圣她们都被选上做群众演员,大圣兴奋的了不得,晚上跟着吃了顿剧组的工作餐。他们在圆厅和丝网拍,圆厅闹哄哄的。

    分享到:

    评论

  • 我也收着一堆经典的金属,不过一直不太敢听
    听起来很燥很狂乱
    可能是我本来心就难静,说话都难平气下来,
    也有可能你的音乐确实跟我以前听到的感觉不全一样
    不过把自己置于事外,今天听到却还更静了
    回复静上村说:
    哈哈 我觉得 躁和重是不同的感觉。当你觉得他不躁的时候也就不躁了……
    0000-00-00 00:00:00
  • 我对地藏菩萨有一种特别的好感~有关地藏菩萨的我都打心底里感到欢喜~~
    别问我为什么.......
    或许可以说是因缘= =我不知道....

    我感觉你应该很久没有听金属那一类的比较燥的音乐了吧...
    这也别问我为什么......
    或许是女人的直觉= =我不知道....
    回复Aureola说:
    真的是很殊胜啊……
    你也看看吧

    其实我一直在听啊,不过之前一直是听战车,剩下的基本就是暗潮、德国中古民谣和哥特金属,pain也听过一段时间。倒是不躁,只能说节奏比较重,但维京确实是最近才听的,虽然是金属的一部分,但在节奏处理上和一般金属不大一样。
    00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