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uesday march 24,2009

    2009-03-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fleurir-logs/76462971.html

         今早起来觉得很冷,开窗一看发现居然下雪了。于是又把收拾起来的呢子外套翻了出来,小美起的比我早,但她不去画画,她说要画稿子,就把我的电脑搬出来上网查资料,小美果然够神,我们都说她不用画也能过。我给她看了那份昨晚看到的赛思资料,她做的毕业创作和论文叫《感知灵魂》,当时我们几个笑的前仰后合,说她找抽。结果老师看了,琢磨了一会儿说,“这事儿,咱还真不清楚,你接着做吧……”神孩果然是神孩。
         小美家里的灵异事件多的不可计数,她总讲,我们就总听,有的听了好多遍,居然也不觉得腻。妖怪每听一遍还要起上一身鸡皮疙瘩。
         上午一遍画着一遍聊天,颜料盒来了。下午在地下室和小胖他们扯南扯北,今天实在太冷了,在地下室呆着尤其凉。去图书馆借了一本克里希那穆提的书,我曾去长江道买过一本,但那阵子一直复习考研,也就没来得及看,二鹏也向我提起过他,还发了一遍文章给我。以前看过《瑜珈经》和《薄伽梵歌》,很喜欢,一直想找完整版的《摩诃婆罗多》,后来在长江道见了,打折也要四百多,便也没买。
    有时这种感情很难描述和解释,就像我偶然间发现关于krishna的图片和故事的时候,让我莫名的感动和欣喜,虽然对印度教了解并不多。

         晚上回来发现小美在看那个笑死人的《农村好》,这片子让我们集体无语。

    分享到:

    评论

  • 日记
    回复平常说:
    00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