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欧神话D

    2009-01-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fleurir-logs/76463042.html

    第十章   光明神与黑暗神
     
     
    巴尔德。
     

     
      光明神巴尔德(Balder)和黑暗神霍德尔(Hodur)是奥丁和芙莉嘉所生的一对孪生子。这对兄弟在体格和性情上都是完全相反的:霍德尔,黑暗之人格化,总是阴沉,忧郁、寡言少语;而巴尔德——光明之人格化,却英俊、天真、愉快,他的金发和白皙的脸像是永远在放射光芒。万物皆热爱他,而他也热爱万物。
     
      巴尔德成长得非常快,早已被邀列席十二大神的会议。他住在布列达布利克(Breidablik,辉耀)宫内,这宫殿以白银为顶,黄金为柱,清洁光明,毫无纤尘。他的妻子是尼普(Nip,蓓蕾)的女儿南娜(Nanna,盛开之花),青春美丽而且娇柔的一位女神。他们生了两个儿子,即布罗诺(Brono,日光)和真理与正义之神佛尔塞提(Forseti)。】
     
      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永远快活的巴尔德却悒悒地不大高兴。他的蓝眼睛里的光彩消失了,脸色憔悴了,步伐也开始滞重。奥丁和芙莉嘉看到他们可爱的儿子变了样,就问他是什么原因。经再三询问之后,巴尔德才说自己近来睡梦不宁,常常有些异常的威胁的噩梦来打扰他平静的灵魂。虽然醒时不能全记起来,但却使他心中充满了无形的恐怖。奥丁和芙莉嘉听了很感不安;芙莉嘉为预防计,就派她的侍女出去找宇宙万物,要它们立誓不伤害巴尔德。因为光明是万物共爱的,所以万物都立誓不伤害这位光明之神,只有瓦尔哈拉宫外一棵橡树上长的小小的“槲寄生(mistletoe)”除外。但这寄生木是这样地幺小柔弱,一定不可能对巴尔德造成什么损伤。
     
      奥丁却另有打算。他驾上了他的八足天马史莱普尼尔,经过了虹桥,直向尼弗尔海姆的死亡之国去找长眠在那里的女预言者伐拉(Vala)去问休咎。当他经过冥王赫尔的宫殿外时,看见宫中正铺陈了盛筵,似乎正等待着什么贵客。奥丁不管,径到伐拉的棺旁,用鲁纳文字的咒文唤起那位长眠的女预言者。
     
      伐拉徐徐从棺中起来。奥丁假装是一个普通人,问她:冥王的盛筵是为了款待什么人。伐拉毫不犹豫地回答:是为了巴尔德,他将被他的孪生兄弟、盲眼的霍德尔所杀。奥丁又问,谁将为巴尔德复仇呢?伐拉说琳达将为奥丁生一个叫伐利(Vali)的儿子,这孩子生下之后即不洗脸不梳发,直到报了巴尔德的仇。奥丁的第三个问题是:谁将不为巴尔德的死而悲伤。这一问却引起了伐拉的疑心。她猛然一看,知道眼前的生客就是奥丁,便再不回答,重睡到棺材里,无论如何都不起来,直到世界末日到来的那一天。
     
      奥丁回到阿瑟加德,听到芙莉嘉告诉他,世间万物都已立誓不伤害巴尔德,方才略一宽心。诸神都知道了芙莉嘉的计划已经成功,大家都很高兴,便开始游戏消遣。他们平时喜欢的游戏是掷金饼,但现在厌烦了,就利用那万物都不伤害巴尔德的消息来做一种新游戏。大家把各式各样的武器:矛、刀、锤、箭,都向巴尔德掷去。因为万物都已立誓不伤害这位光明之神,所以这些武器到了巴尔德跟前就自动坠落或偏斜而去。诸神哄笑着,围绕这永不能打中的靶子掷矛射箭。
     
      正坐在自己的宫殿里纺织的芙莉嘉也听见这笑声了。此时有一个老妇人走过,然而这老妇人却就是洛基的化身。洛基——火之人格化,早已暗暗妒忌巴尔德这位光明神,因为巴尔德的光明掩过了洛基的火光;而且巴尔德为万物所爱,洛基却为万物所憎畏。现在芙莉嘉询及为何会有这笑声,洛基就说诸神的新游戏是怎样出奇。芙莉嘉很满意地说:当然,因为万物都已立誓不伤害巴尔德,只有那瓦尔哈拉宫外树上的槲寄生除外。但它太幺小柔弱,根本不能伤害她这光明的儿子。
     
      洛基探得了这秘密,立刻就到瓦尔哈拉宫外取这槲寄生来,用魔法使其变得坚硬而粗大,然后削成一支小棒。他拿这槲寄生变的小棒,到诸神游戏的场所找霍德尔。这位盲眼的神独自坐在树下,并没参加游戏。洛基授以其槲寄生小棒,劝他也去掷一次。霍德尔盲目地奋力一掷,这小棒不偏不歪,正中巴尔德的要害,就此杀了这位光明之神。补充:后世据此讹传,说霍德尔乃是以名剑密斯提尔提恩(Mistilteinn)将巴尔德所杀,但实际上所谓Mistilteinn亦不过只是古北欧语中表示“槲寄生”的普通名词。】
     
    洛基诱骗霍德尔。
     

     
    巴尔德之死。
     

     
      诸神虽然用尽能力,却还是不能使巴尔德复活。芙莉嘉坚持要一位神到冥土去找冥王赫尔索回巴尔德的灵魂。这是一件麻烦的差事,神们都不敢去,后来是赫尔莫德愿意去了。于是奥丁把他的八足天马史莱普尼尔借给了赫尔莫德。
     
      另一边,巴尔德的尸体移到了他自己的宫殿里。奥丁命令诸神到森林中砍取最大的松树来,准备给巴尔德的尸体举行庄严的火葬。
     
      诸神砍倒了许多古松,带到海岸边,装在巴尔德的龙船灵舡(Hringham)的甲板上,【这条船是所有船中最大的。依北欧人的习俗,】火葬就要在这船上举行。巴尔德的尸身则盛装了,安放在那些积薪之上。按照火葬的规矩,诸神把各种兵器和送葬的礼物都放在巴尔德的尸体旁。奥丁的送葬礼物是他的魔法聚金指环德罗普尼尔,因为象征着光明和春天的巴尔德既死,则象征着“生产丰饶”的德罗普尼尔当然与之俱亡。
     
      诸神又走到巴尔德的遗体旁,作最后的诀别。当巴尔德美丽的妻子南娜走过来的时候,她的心悲伤得碎了,伏在巴尔德身上,也死了。于是诸神就把南娜放在巴尔德身边,准备一同火葬。他们又杀了巴尔德的马和狗,用棘枝围绕了积薪。
     
      一切都准备妥当,变成了火葬船的灵舡须得下水了。可是船上堆的积薪和殉葬品太多了,诸神全体的力量也不能推动这条船。这时在山上观看的巨人们乃说他们知道有一位名为希尔罗金(Hyrrokin,火烟)的女巨人能够推动。于是诸神乃请一个暴风巨人去叫希尔罗金来。希尔罗金骑着一条狼来,用力一推,连巨浪都冒出火花,于是船下水了。托尔举锤(那是葬礼的仪式)点火,积薪俱焚,船像快箭似地冲开海水向西航去,满海都耀着火光。船愈去愈快,到了西方的水平线时,已将天空和海水都映成赤色,然后宛如一轮火球般,巴尔德和他的灵舡船都没入海中不见了。然后,黑暗笼罩大地,诸神回到了阿瑟加德。
     
      失去了光明和欢乐的阿瑟加德,到处都是凄惨的景象。只有芙莉嘉还怀着希望;她盼望赫尔莫德赶快回来,来报告使命的成功。赫尔莫德此时也到了冥土了;他看见巴尔德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南娜紧紧地抱住他。赫尔莫德把来意告诉了巴尔德,不料巴尔德却摇头说,他知道命运如此,非在此住到世界末日是不能出去了。但是他劝南娜回去。南娜把巴尔德抱得更紧,说没有他这可爱的光明的丈夫,她不愿独自活在世上。
     
      赫尔莫德便径直去见冥王赫尔,请求放回巴尔德。赫尔静静地听完了他的陈述,最后方说,如果地上万物,无论有生命的还是没有生命的,均能为哀悼巴尔德而堕泪,那她就会让巴尔德回来。
     
      这个条件虽然苛刻,可赫尔莫德却高兴极了。他知道巴尔德为万物所爱,万物都一定会为巴尔德落泪的。于是他赶快回到阿瑟加德,还带了巴尔德送还给奥丁的那个聚金指环德罗普尼尔,还有南娜送给芙莉嘉的一条绣花地毯,以及送给她的侍女福拉的一个指环。
     
      阿瑟加德的诸神听了赫尔莫德的报告,立刻派出无数使者,从南至北,从东至西,宣示这个条件。使者们经过的地方,树木花草都掉泪了,即使是石头和金属那样坚硬的心,也落下泪来。但当使者们向阿瑟加德归还的时候,看到一个大洞,深黑无底,一个女巨人庞大的身躯正从洞里出来。这个女巨人名为索克(Thok),或说即是洛基的化身。当使者们向她要求一点眼泪的时候,她讥笑使者们,又钻回洞去,说她决不为巴尔德洒一点眼泪,而且希望冥王赫尔永远不放巴尔德回来。
     
      所以巴尔德终于不能回来。但预言是必要应验的;当奥丁达到了以琳达为妻的目的时,琳达将生一子,名为伐利,这个孩子一生下来就拿弓箭射死了黑暗之神霍德尔,为巴尔德报了仇。
     
      这就是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的结末。这个故事的意义是很明显的:光明之神巴尔德也象征着太阳,巴尔德的死后火葬就暗示着夕阳的西没。巴尔德之必然为霍德尔所杀,也暗示着白昼之必然地要以黑夜为继。洛基象征着火,和天上自然的光明是相对的,所以洛基嫉妒巴尔德。【万物中只有槲寄生没有宣誓不伤害巴尔德,因为槲寄生不需接触地面就能成长,被古人普遍认为有着特殊的魔力或神力。而且,即使在树木枝叶凋零的冬季,槲寄生依然常青,所以也被认为是树木灵魂之所在,尤其是长在橡树上的槲寄生。橡树被雅利安人视为主要的神树,在这个传说中,橡树上的槲寄生则象征着巴尔德的灵魂。洛基取去了灵魂,又让霍德尔用这有魔力的树枝掷向巴尔德本人,这样就能将他杀死。】花草树木和石头金属所洒的泪象征了冬去后,作为春之先驱的潮湿。索克是“煤”,她住在地下,不需要光明,所以她绝不落泪。巴尔德和南娜在冥土托赫尔莫德带给奥丁和芙莉嘉的东西,象征着虽在寒冬之时,但春天苏醒的消息已经先来:聚金指环德罗普尼尔是“生产丰饶”的象征,而南娜的绣花地毯则暗示着铺满花草的大地。而在道德的意义上,则巴尔德是代表了善的势力,霍德尔代表了恶的。洛基则是“诱惑”;由于“诱惑”从中作祟,恶势力倾覆了善势力。
     
      为巴尔德报仇的伐利,是象征了渐长之夏日的神。他是琳达与奥丁所生的儿子,而且成长得很快,在一天之内就长大成人,没有洗过脸,也没有梳过头,就拿了弓箭,射杀了盲眼的黑暗之神霍德尔。他也是阿瑟加德的十二大神之一,关于他的简短故事就是说明了阴暗的长冬,以及之后新光明的再临。在“诸神之黄昏”后,旧的神祗都死了,伐利又是宇宙重生后的神。
     
      【补充:之所以必须要等伐利报仇,据说乃是因为:一个家族成员杀死另一个家族成员,是这个家族最大的不幸,任何补偿都无济于事,哪怕再杀死那个杀人的家族成员,也不能弥补创伤,只会带来更大的不幸;然而也不能让家族之外的人来杀死自己的家族成员,所以只能将杀人者放逐。但刚出生一天、尚未梳洗的伐利,既算是奥丁的家族成员又不算是奥丁的家族成员,所以可以执行复仇,将霍德尔杀死。】
     
      奥丁得到琳达的故事也是北欧神话中说明寒暑循环之自然现象的许多故事之一。据《老埃达》所记,则琳达的故事如下:
     
      鲁瑟尼斯(Ruthenes,即俄罗斯)国王比尔林(Biling)有一独生女儿,名为琳达(Rinda)。虽已到了出嫁的年龄,可她却不肯选择夫婿。比尔林的国家正在遭受侵略,但比尔林太老了,不能打仗,又没有可信托的勇士,因此比尔林颇为忧虑。一天,比尔林的宫殿里忽然来了一位生客,他穿着灰色的外套,戴一顶阔边的帽子。这人就是奥丁,他是为了要得到琳达而来的。他替比尔林带兵,打败了敌人,然后请娶琳达为妻。比尔林是答应了,可是当奥丁(人们并不知道是奥丁)在琳达面前说出他的意思并想要和她接吻的时候,琳达在这位求爱者的脸上很重地打了一下,就跑走了。
     
      奥丁第二次假装为一个银匠,再到比尔林的宫里。他用金和银铸成了各种精巧的工艺品献给比尔林,而且不要别的报酬,只愿得琳达为妻。结果,他又结实地吃了琳达一下耳光。
     
      第三次,奥丁变成一个年轻的武士。不料琳达也不爱少年人,很粗暴地推开奥丁,竟使他跌了一跤。这把奥丁激怒了。他作出鲁纳文字的神咒来,对琳达一指,琳达就昏倒。当琳达再醒时,年轻武士已经不见,琳达则成了失心疯;医生们都没有办法。后来有一个自称为瓦克(Vecha,或Vak)的老妇人说自己能治琳达的病。但这老妇人其实又是奥丁,他先用热水给琳达洗足,继而说要治琳达的病,须得有一间密室,而且要把琳达手足束缚;这样,奥丁就强迫琳达做了他的妻子。
     
      在这里,琳达是冰冻的大地之人格化,坚执地拒绝了太阳(奥丁的象征)的拥抱。但在春雨来到时(用热水给琳达洗足),冻地也终于回春,从寒冰下解放,受到太阳的拥抱。然后,渐长的夏日——伐利,也出来了。
     
     
    巴尔德的火葬。
     

     
     
    --
     
       第十一章  稼穑之神弗雷
     
     

     
      弗雷(Frey,或Freyr,可等同于英格维(Yngvi)),涅尔德的儿子,生于伐纳海姆,所以他其实属于伐纳神族,即海与风之神族。当他和他的父亲及姐妹到阿瑟加德为人质的时候,阿瑟加德的诸神很欢迎他,给他美丽的亚尔夫海姆(Alfheim),让他管理那些如蝴蝶般飞舞在花草之间的小小的精灵(Elf)。弗雷是夏日金色阳光及温暖的夏雨之人格化,他广施惠福于人类,而他管理的精灵也是与人类有益的小东西。它们受了弗雷的命令,帮助花草生长繁荣,又指挥蜂蝶工作,尽力去帮助人类。【星期五(Friday)是以他命名的】
     
      阿瑟加德的神祗们又送给弗雷一把剑;这把无敌的胜利之剑【能自行飞翔取敌首级】,是日轮光辉的象征。弗雷常用这把剑与霜巨人作战,因为他仇恨霜巨人,不亚于雷神托尔。而地下善工艺的侏儒曾送给他一只金毛的野猪古林布尔斯提(见第五章),这野猪的金毛,一方面是象征着金色的太阳光,另一方面也象征着五谷的成熟,因为弗雷是司丰穰之神,野猪(因为它以唇掘地)又是被视为教给原始人类以稼穑的。在这个意义上,弗雷是稼穑之神;他的侍者是女神贝依拉(Beyla),她是蜜蜂与牛奶之神,且和她的丈夫一起被视为肥料之神。弗雷有时骑野猪,有时则以其驾一金车;车中满载着果实和花朵,他将这些大量地撒布到地上。而除金毛野猪之外,他又有名为勃洛度格霍菲(Blodughofi,血蹄)的好马,以及云船斯基德布拉德尼尔(Skidbladnir),这船也是侏儒所造(见第五章)。
     
      弗雷的妻子是霜巨人盖密尔(Gymir)的女儿吉尔达(Gerd)。据《小埃达》所载,一天,弗雷偷偷坐上了奥丁的宝座希利德斯凯拉夫,向冰冻的北方瞭望,看到一个极美丽的年轻女性正走进盖密尔的家。这位女性有着闪耀的金发,她焕发的容光简直能把北方冰冻的天和海照亮。于是弗雷就爱上了这位女性;但当他知道她是盖密尔的女儿、而且又是被诸神所杀的暴风雨巨人提亚西的亲戚时,就知道这份恋爱是没有结果的了。
     
      相思使人憔悴,身为神的弗雷竟也不能例外。他的父亲涅尔德忧之,令从者史基尔尼尔(Skirnir)问其故。经过史基尔尼尔的询问,弗雷才道出了真情;史基尔尼尔便请借弗雷的马和剑,自己到北方去做媒。弗雷都答允了。于是史基尔尼尔带了十一颗金苹果、聚金指环德罗普尼尔,又摘取了泉水中映出的弗雷的面影,就到北方去了。
     
      史基尔尼尔到了盖密尔的家,见到吉尔达,就先奉上金苹果、聚金指环以及弗雷的面影,可是吉尔达都拒绝了。史基尔尼尔乃掣出剑来,吉尔达仍然不怕。最后史基尔尼尔只好使用魔法;他用手杖划出鲁纳文字的咒语,说如果吉尔达不答应弗雷的求婚,就将永远孤守空闺,或者只能嫁一个又老又丑的霜巨人。这终于使美丽的吉尔达恐惧了,于是她答应在九天以后的晚上,于绿地蒲利和弗雷相会。【为报答史基尔尼尔说媒之功,弗雷把自己的胜利之剑给了他作谢礼。终有一天他会后悔的。】
     
      在这个故事里,我们又看到对“冰冻的土地如何回春而万物生长”这一自然现象的解释。吉尔达是“冰冻之地”的人格化,她和琳达拒绝奥丁一样,坚拒着温暖阳光的拥抱,但最后终于接受了。弗雷不得不等待的“九日”便象征着北方冬季的九个月。不过也有一种说法,认为吉尔达是极光的人格化。
     
      弗雷在北欧也是很受崇拜的一位神【见第三章的补充,虽然事实上他只有上面这个故事流传下来】,因而半历史的弗雷就也产生出来了。据斯诺里·斯特拉松的《挪威古史》记载,弗雷是继半历史的奥丁和涅尔德之后的一位王。在日耳曼和斯堪的纳维亚各地,弗雷有许多不同的称呼;而在丹麦他被称为弗拉狄(Fradi,和平的 or 自由的),也被视为半历史的国君。据说弗拉狄曾得一魔法之磨,能依人之意而磨出各种东西。弗拉狄令两个女巨人推磨,磨出了“黄金”、“丰饶”和“和平”。但弗拉狄贪得无厌,不让巨人休息,她们乃思报复。有一夜,她们在推磨时不唱“黄金”、“丰饶”、“和平”,而唱“战争”,于是引来了海盗,将睡梦中的丹麦人杀尽,劫二女巨人及磨俱去,载在他们的船上。海盗吩咐女巨人磨出盐来,因为当时盐稀有而昂贵。但海盗的残酷不亚于弗拉狄,女巨人还是不得休息,只能一直磨下去,盐产得过多,遂压沉了船。因为沉在水里的女巨人和磨还在继续磨,海中的盐越来越多,于是海水从此就变成了咸的。
     
      这个故事是解释海水何以会味咸的。虽然“弗拉狄”无疑就是“弗雷”的一声之传,可这位丹麦的半历史国君在性格上已经和弗雷大大不同。古代的传说大抵都是这样混淆而错乱的。
     
     
    古代的弗雷像。仔细看能看到突出的生殖器。
     


     
     
    --
     
       第十二章  森林之神维达尔
     
     
      维达尔(Vidar)是奥丁和女巨人格莉德(Grid,物)所生之子。格莉德住在旷野的洞穴中,传说中没有说明她属于何种巨人,但维达尔则是被视为不灭的自然力之人格化,或原始森林之神。他又被称为“沉默之神”。在“诸神之黄昏”过后,维达尔又是继承为宰御新宇宙的神之一。他的宫殿在广阔无垠的原始森林中央,名为兰德维蒂(Landvidi,广土);在这里的是永久的沉默与寂寞。
     
      维达尔的样子,据说是高大、强壮、英俊的;他穿着铠甲,带一把阔背的刀,登一只铁或皮革做的靴子。有些传说中说维达尔的靴子是铁的,因为他的母亲知道他将永远与火斗争,所以特为他制了铁靴子而防火,正如她也曾借给托尔铁手套一样(参见第五章)。可是有些传说中则说他的靴子是皮革做的,而且是用北欧的靴匠们所丢弃的零碎革条拼凑而成的。北欧的靴匠常常多扔革条,说是献给维达尔做靴子。
     
      当维达尔到了阿瑟加德的时候,诸神都很欢迎他,请他住在瓦尔哈拉。奥丁带他到乌尔达圣泉旁,向三位命运女神问以未来的休咎。命运女神说:维达尔将在“诸神之黄昏”中存活下来,并且在战胜了他的一切敌人之后,将成为新宇宙中的一位神。奥丁和格莉德都很高兴,但是维达尔却不出一声,慢慢地回到了他自己的兰德维蒂宫殿,坐在那里,始终不作声,沉默得像一座古坟一般。
     
      后来,在“诸神之黄昏”来到的时候,芬利尔狼吞吃了奥丁,然后转而张口向维达尔;但维达尔一足抵住了芬利尔的下腭,又用两手撑住了它的上腭,恶斗之后,终于将芬利尔撕为两半。传说中只提起维达尔的一足、一靴,所以维达尔大概是独脚;不过为什么独脚,则无从可考了。
     
     
    --
     
       第十三章  海洋诸神
     
     
    埃吉尔。
     

     
      在北欧神话中,正式的海神是埃吉尔(Aegir),他是荒海之神,和那位身为夏之神、且兼为近海之神的涅尔德不同族。他既不属于天之诸神的亚萨神族,也不属于海与风之诸神的伐纳神族,而是自为一族,以波涛汹涌的远海为他的领土。他掌管海中的风浪,形象是一个老人,有长且白的头发和胡须。当他到海面来的时候,就追逐海船,把船颠覆了,拉到水底下他的宫殿里。
     
      【(另一说)埃吉尔是巨人族,为始源巨人佛恩尤特(即伊密尔)的儿子,又名赫勒尔(Hler,海)或盖密尔(Gymir),居所在加特卡特的勒斯岛;起初,埃吉尔并不服从奥丁,但是后来他被奥丁锐利的目光镇服。正如前述,埃吉尔每年冬天都要为阿瑟加德的神祗们举行一次宴会,他的宴会厅是用闪光的金子来照明的。埃吉尔有两个机灵的仆人,费玛芬格(Fimafeng)和他的妻子埃尔迪尔(Eldir),他们为埃吉尔招待客人。】
     
      埃吉尔娶自己的姐姐澜(Ran,意为强盗)为妻。这位女神的唯一消遣是在危险的礁石旁撒网,捕取来往的船只;她和埃吉尔一样贪婪而残忍。澜又被视为海洋中的死神:凡在海中溺死的人,都被澜带下去,她有着像瓦尔哈拉一样的宫殿,专门款待那些死者。因为她是很贪财的,所以溺海者必带些金子在身上,说是可以献给她,得她的欢心。
     
    澜。
     


     
      埃吉尔和澜生了九个女儿,名为扬波之女(Billow maidens);她们都有雪一样白的胸脯和手臂、深蓝的眼睛、柔媚妖娆的身形。她们喜欢穿着透明的水色、白色、或绿色的纱衣在水面上嬉戏,有时她们的游戏变成打闹,则会互相揪头发、撕衣服、猛冲在礁石上,高声呼号。但是除非她们的哥哥——风,先出来,否则她们是不出来的。这九个女儿又常是三人一组地出来;她们常常追逐在维京人的船旁,帮助他们到达目的地。
     
      【这九个女儿的名字是芭拉(Bara,巨浪)、贝萝度格达(Blodughadda,血浪)、拜尔琪雅(Bylgia,怒浪)、都法(Dufa,静浪)、赫佛琳(Hevring,高浪)、希明莱瓦(Himinglaeva,耀浪)、赫萝恩(Hronn,卷浪)、库尔嘉(Kolga,寒浪)、乌娜(Unn,扬浪),代表了海上的九种波涛。她们共同为奥丁生下了海姆达尔。】
     
      因为海给北欧人的危险和损失很多,所以海神埃吉尔和澜都是北欧人不喜欢的神。
     
      除了这两位主要的海神之外,又有次要的海神,都是长着一个鱼尾巴的:在这一类中,女性名为Undines,男性名为Stromkarls、Nixus,或Necker。在中世纪时,北欧人相信这些小神常常到陆地上的乡村中游戏。有时他们坐在岸边,梳他们那金色或绿色的长发,弹他们的竖琴。
     
      更次等的海神是人鱼。有许多故事讲到女性人鱼是如何变成了鹅或海鸥。她们常把她们的衣服留在沙滩上,如果人们拾到了,就可以强迫那美丽的女人鱼做他的妻子。
     
      此外,又有居住在大河里的女神,名为罗蕾莱(Lorelei)。因为据说她们常坐在罗蕾莱礁石上,故得此名。她们都是会唱歌的少女,常常用她们销魂的歌声引诱水手们迷乱而投入水中。
     
      据许多传说,罗蕾莱们是莱茵河神的女儿,白昼潜伏水底,夜间出来高坐在礁石上,暸望往来的船只。她们迷人的歌声随风吹入船上水手的的耳中,可怜的水手们便会迷失了本性,忘记工作,直到他们的船撞在罗蕾莱礁石上粉碎为止。能够逼近着见这些少女们的,据说只有一个青年渔夫。他每天抛网的时候,常见一美丽女子唱歌,而且指点他应该在何处抛网才可得更多的鱼。后来这渔夫忽然失踪了;大概是被罗蕾莱拉到水底下做了永久的伴侣。
     
      又据另一传说,则谓曾有兵围住了罗蕾莱礁,想捉这些太会恶作剧的少女。可是罗蕾莱少女念了咒,所有船上的兵士都动弹不得。然后莱茵河水分开了,深可见底,有一辆绿车,驾以白马,迎这些少女下去。然后河水就又恢复了原状,兵士们也都能动了,然而少女们已经没有影踪。据说从此以后罗蕾莱礁上就不复见到这些迷人的唱歌的水神。
     
     
    罗蕾莱的少女。
     


     
     
    --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北欧神话E 2009-01-16

    评论

  • 恭喜!您这篇博文在圈子“灵异与智慧”由“云中凤”加为精华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