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谜 和 迷

    2008-06-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fleurir-logs/76463182.html

        今天,我知道了一个虽然在意料之中但仍然让我倍受打击的消息,地下室过分窒息,于是我选择坐在电脑前仔细想想,虽然窒息的时候不管在哪都一样,可当我面对着这个冰冷冷的方框的时候,居然稍稍缓和些了,天啊,我居然还可以对着它微笑,是的,它是一台冰冷,没有人情味的电脑,可它的温度不会比我现在的更低。所以我依然可以靠着一台电脑取暖,不管它的网速有多慢。

        我是不是该躲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哭上一场,然后说,天呐,我的心被伤害了……不,我不会,我情愿把那伤口撕开以便看的更仔细些。我忽然想起了台湾的泡沫剧,世界是个大舞台……谁说的?哈姆雷特?每个人都在演自己的那场戏,有的是喜剧,有的是悲剧,而我的,是最荒诞的那一个。是的,我一直在等待,等待,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等的是什么,或者说,等来的又是什么。我不会给我的伤口绷上绷带,我要亲眼看着它愈合,生怕忽略了任何一个细节。

        电脑是最忠实的听众,它装下你所有的抱怨,却不对你发它的牢骚,病毒?那不是它的错,网速太慢,也非它的选择。如果你愿意,它可以帮你整整你混乱的头脑,就像我一样。我摸着我的心说,你受伤,不是因为你太温暖,恰恰相反,是因为你冷的还不够彻底。

        这种事情的发生,往往容易掩盖很多细节和问题,并让人变的非理性且冲动。当我的心狂热于它的伤口的时候,它对其他的一切都视而不见,可我要提着它的耳朵教训它,像一位不近人情的教练,对它说,继续跑下去!看清楚你的伤!

       到底是谁更应该消失?不!没有人,谁都不会消失。没有人应该消失。

       我总是守在自己的房子里,饭菜自己会摆上。有人说,在路上,我们在路上。而现在的我,依然站在门口守望。

       在墨菲斯手里,尼奥选择了他的药丸,如果是我,我会选择和他一样,不管真实是残酷还是别的,他永远比美好的幻影甜美,那是真实本身散发的香味。真相和幻影打了一场仗,现在,我得收拾这狼籍的战场。然后坐在硝烟里,继续那不可知的等待,等待,等待,等待着不可知的到来。

        可是,我对你说,谁都不会消失,直到消失本身到来,将他迷途的孩子接走。到那时,我们才真的无计可施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幻觉的胜利 2008-06-30
    我的花 2008-06-30
    赞歌 2008-06-30